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>学生地盘>>学生作品>>正文
青山忠魂
来源: |  发布时间:18-12-27 10:52:55  点击数: 

青山忠魂

     高一四班  王子毅

重重茂茂的青山中,生长着粗壮的长青树,高大的树躯挺然起,茂盛的枝叶长满了枝头,掩盖了树枝.的枯干。但是,在那深不见底的青山中,蕴含着一个善良不明泯的灵魂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题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那莽莽榛榛的山原上,旷野千里,湛蓝的天空如洗刷般碧透清亮,下面是山塬的密林,都个个傲然挺立于山塬之上,那高昂的身躯似一个个正直不婀的守护者,默默地为山中的人们撑起了一片浓密的绿色。

而在山塬的最高处,屹立着一个不倒的丰碑,迎着光芒,在茫茫千里的土地上,散发着伟大的精神………

那个不倒的丰碑,便是署藜………

 “哈哈哈……快来呀!我要去西边的山上看日落呢!”灿烂的黄昏下,隐隐约约飘出一声天真烂漫的笑音.清朗的空气中,阵阵微风徐徐吹过,轻轻挑起了垂弯的杨柳,如鹅毛般的柳絮缓缓飞舞,乘舞着清风飘飞,飘飞,飘在一位短头发的小姑娘的脸颊上,轻柔,细腻.

那个活泼的小姑娘,手里拿着一架洁白的纸风车,项上戴着一串祈福的金铃铛,一摇一摆地,顺着小姑娘轻快的步伐,发出“叮零零”的清响.

“哎,快过来,你这孩子,整天就知道乱跑乱跳,在要是这么不听话的话,下次有你小兔崽子受的!”村里负责购粮食的扈大娘彻着嗓子大喊着,手里紧紧地握着一小条捣米用的木杵,肥胖的腰间围着一圈红红的围裙,两条粗大如柱的腿,一步步迈着有力而急促的步伐,向着面前的小女孩奔去,一把抓住了那个小女孩的衣领,将她给拽回了自己的身边,小女孩措不及防地给打了个踉跄,一头撞进了扈大娘的怀中,扈大娘顺其自然地抽出了那双肥大的双手,揸开那双盘碗似的手掌,狠狠地朝哪个小女孩的屁股打去。

 “你这个怂娃!整天除了到处乱跑,还是乱跑,一点儿活也不干,我看你是三天不打,上房拆瓦!”接着,一遍遍哀嚎地哭声响彻了整个山塬里。过了一会儿,那个原先还是活泼的小女孩瞬间泪眼汪汪地跟着那个扈三娘,踉踉跄跄地走进山村里,时不时地回头望望那满是山峦的远方……….

夜是那么地静谧,皎洁的月光将柔柔的光芒轻轻地照射在宁静而又安详的小山村。一束束白纱般的月光缓缓地倾泻而下,给宁静的小山村蒙上了一层薄薄的丝纱。原本静谧的山村,在明月的轻照下显得格外朦胧。

宁静的夜晚,那个短发的小女孩,趁扈大娘还在熟睡,悄悄地溜出了她的家门,小心翼翼地扣上了厚厚的门闩,蹑手蹑脚地走向一条僻静的小路,走到了一户小小的人家门前,那矮小的木门是那么破旧,粗糙的门上,还依附着灰蒙蒙的尘土。如今已是夜深人静,但是屋子内的灯光还是那么的明亮。

小女孩伸出了那一双小小的手,轻轻地叩启那木门,希望屋里面的人能够听见。

不一会儿,那笨重的木门缓缓地开了,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位身材中等的警察。

小女孩轻轻地将身子垫起,将头伸向了他的耳畔,轻言细语地说些什么,那天夜晚,夜十分宁静,朗朗的月光是那么轻柔如纱,淡淡的夜风呼哧着周围的沉睡的树木,夹杂的扶起片片青翠的落叶,在空中乘风而落,无声无息………过了一会儿,小姑娘便告别了那个警察,回到了自己的家中.

第二天一大早,扈大娘便扯着高嗓音道:“怂娃娃,快起来,赶紧去做农活去!要是再拖拖拉拉地,当心老子一扫帚抡死你!”然后便是一声声催促声,大骂声。之后,那位小女孩慢慢地走出来,两眼泪汩汩地,迈着瘦弱的小腿,来到一处磨坊边,厚大的磨坊,显得是那么沉重。“今天不把这些麦子,磨完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说罢,扈大娘便回过头,走进屋里。

小女孩在院子里,顶着太阳,只好一个人用手使劲地推着,十根手指紧紧地扣住磨盘的把手,双腿狠狠地向后蹬,使劲尽浑身解数向前推着,每每推动一点,那一金黄的米粒便流下一点。

太阳高高地照射着,小女孩的额头上布满了密密的汗珠,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地往下落,娇嫩的双手随着时间的流逝,开始被磨得起来了一层间茧,脸颊被涨地通红,身子摇摇欲坠。那佝偻的后背,显得如此顷颓,布满汗珠的脸上,显出无奈的神色。她,已经习惯了,因为,自从她来到这,从来没有一天好过过,因为,她是被别人捡到,给送到这来的。在这里,她一直被人轻视,干着这粗重的活。她,不奢望过无忧无虑的生活,因为她从小就这样,已经被人使唤惯了。因为,在别人的眼里,她只是一个无人疼爱的留守童。

像是晴天霹雳,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流,如潮水般蔓延向整个茫茫的青山。

纷纷扬扬的大雪,缤落在整个旷阔的青山,一夜之间,冰封了那旷阔的青山,瞬间,白茫茫的一片。树木层层凋零,原本青翠的密林,变得萧条,变得凄冷。空气间,严寒仿佛是空气凝结,茫茫森林变得孤零零地一片,显得那么死气沉沉。

在一处低矮简陋的房檐下,小女孩穿着一层薄薄的衣服,两只原本娇嫩的双手在刺骨的寒风中给冻得发紫,双腿直打哆嗦,她将双手伸进自己薄薄的衣袖,希望可以更暖和一点,即使凛冽的寒风仍能刺破她早已磨破的衣袖,但是她却并不感到孤独无助.她又抬起那充满期盼的目光,穿过层层大雪,遥望那茫茫的远方…..

在密林深处,鹅毛般大雪成片地飘落,覆盖在广袤的大地上,树木的叶早已成片的凋零,裸露出干枯的树枝,呻吟着这毫无生机的严寒。广阔的天空之中,除了大雪还是大雪,连一只孤零的鸟鸣都消失不见。这凛冽的严寒,似乎在惩戒着这个世界,不见一丝生机。

而在茫茫的雪地上,一位警察在寒风刺骨的雪地上艰难地前行着,猛烈的寒风迎面呼啸着吹过,夹杂着萧条的气息。他顶着猛烈的寒风,将身子用力地向前倾,迎面刺骨的寒风令他睁不开双眼,纷纷扬扬的大雪,大片大片地坠落在他的身上,他身上穿着那件单薄的制服,早已被如刀割的严风穿刺出条条狭长的破洞,露出了他那骨瘦如柴的胳膊,冰冷的大风带着阵阵严寒无情地钻入他那双瘦弱的胳膊中。

“真该死!这寒流怎么说来就来。。。。。”他迈着沉重的步伐,一步步在雪地里艰难地前行着,刺骨的寒风疯狂地侵蚀着他的身体,如同一只发了疯的猛兽,在撕咬着一只瘦弱的猎物。他迎着风,努力地向前蹬去。疯狂的寒风仍无休无止地攻击着他瘦弱的身体,他的双眼极力地睁开,盯着那远处茫茫的大山。他的手里紧紧地握着一张信,将忍着这无情的严风。他使劲浑身力气向前奔去,因为风雪实在太大了。

突然,他感到脚下一阵无力的酥软,瘫倒在厚厚的雪地上。他以经在这渺无人迹的大山里走了三天了,一口东西写没有吃,饥肠辘辘的身体早已消磨尽他的力气。大雪更是肆无忌惮地坠击着他的后背,如排排坚硬的巨石,砸在他的身上,令他无所遁形。

他酥软的身体使不出一丝一毫的力气,只好静静地瘫倒在厚厚的雪地上,任由无情的寒风与大雪侵蚀着他的身体。但是,在他的手里,仍在紧紧地握着那一张纸条。它实在是太虚弱了,两条早已酸软的双腿,无力地在厚厚的雪地里挣扎着,但是他仍睁着那一双饱含信念与无尽期望的双眼,在这酷寒的冬天里,如同充满温暖的光芒。。。。。

他吃力地抬起了右手,看了看手里的那一张书信-——那正是那位善良的小女孩交给他的:那位小女孩是多么惹人呵!他再次重新蹬了蹬那双僵硬的双腿,可不知怎的,那条腿就是怎的也使不上一丝力气。他又转过被大雪击得满目疮痍的头,极力地睁着大大的双眼,那一双深邃的瞳孔,穿过层层大雪紧紧地遥望着远处的一片村庄—--那正是那一位善良的,无助的小女孩的住所…….

远处,哪一位小姑娘,正坐在台阶旁,满是期待地等待着。。。。。。

温暖的太阳,将明媚而又舒适的阳光洒向白茫茫的山塬,严寒过去了,高高的常青树又重新抽出了那能绿的枝芽,倾吐新绿。远处,鸟儿欢快地清鸣着,自由自在地歌唱寒后暖春的欢乐。

而在那青山的深处,人们发现了一具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的身体,那一制服早已被严风扯破,在那名警察的手中,人们发现了一张布满冰晶的书信,上面用弯弯曲曲,还未成熟的字体写道:

叔叔,我在这村里已经呆不下去了,这儿的人们,整天让我干这干那,白天让我清洗打扫各种衣物家具,晚上又让我去干各种各样的粗活。他们每次逼着我干,他们把各种脏活累活通通扔给我,干不好,他们就狠狠地骂我,有很多时候,他们用木棒打我,还差点将我打昏!我没有自由。我每一次吃饭时,他们都用一只小碗盛一些剩饭扔给我,可他们家养的狗都能吃香喷喷的大米饭,就因为我是一个被遗弃的留守儿,他们就把我毫不客气地使唤!有一次,我实在是太饿了,就因为在院子的地上拾起了半块咬过的馒头,他们就大声训斥我!我只能去吃麦槽了,好在猪并不嫌弃我。叔叔,他们都说您是好人,求求你,能不能去山外的信箱,将这封信送给那个什么孤儿院,听说那儿的人都对小孩子特别好,您能帮我送去吗? 

我会给你洗衣服,烧饭,还会给你喂猪喂鸡,只要你可以帮助我,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!

那封信没有署名,歪斜的字迹,在寒风大雪的侵蚀下显得模糊不清。

人们叹了叹气,望着那在雪地中僵硬的尸体,沉默不语。。。。。。

尾声

太阳依旧高高挂在广阔的天空,将那暖入人心的阳光播撒在这茂盛的青山中,而在那青山的深处,闪烁着一个永不泯灭的灵魂。。。。。。

他,的名字叫黍黎。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人生的抉择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无
  • 本网声明:任何网站如需转载本网站文章,敬请注明出处。